产品分类
昆仑注册@平台登录-首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10-16 14:3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在这篇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中,维吾尔族工人是“被迫离开新疆南部的家乡,被迫接受工作”。然而实际情况又如何呢?

  我们的记者来到报道中的奎屯环卫站。为了确保采访的客观独立,记者决定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跟环卫工人交流。

  布阿依先木·尼扎洪在听到翻译软件提问“愿意来这边上班还是在喀什上班”后,她弯起嘴角笑了一下,回答说:“愿意在这边工作,这边条件好。”

  阿普杜热合曼·阿吾提在回答“多久回一次家”时,说:“请个假我们可以回去,上一次是十月份。” (注:记者采访时间2020年12月)

  《纽约时报》声称工人们在家乡赚得更多。相反,我们的记者采访到的情况是:大部分工人在南疆打工的工资并不固定,在奎屯不仅工资稳定,且住宿条件良好,24小时都有热水供应。

  除了奎屯环卫站,记者还走访了新疆各地的工厂,采访了五十多名工人和雇主,求证“是否存在强迫劳动”的问题。发现工人们都是自主选择就业,自愿学习国语,很多人通过自己勤劳的工作还买上了房和车。

  可见,《纽约时报》污蔑新疆的套路就是选在一个对外开放的地点进行秘密拍摄,期间压低声音说话,后期再把整个画面都加上闹鬼般的“阴间滤镜”,一出莫须有的“重大阴谋”就营造成功了。

  记者对ASPI报告中提到的所谓“拘留营”卫星坐标进行了追踪,发现错误百出。比如坐标北纬37.250度、东经79.848度这个地点被ASPI称为最高安全等级的“拘留营”,经记者核实,发现这里其实是和田县看守所。

  在和田县看守所,记者见到了这里的副所长阿布都依米提·阿布都拉。他在采访中的回答清晰直接。他说,和田县看守所从2012年建成至今没有用作教培中心,因为看守所和教培中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看守所的功能是羁押刑事犯罪人员,也就是触犯了刑法的人。

  记者随后又来到了巴楚县第三小学。这里和中国的其他小学一样都设有围墙,仅仅因为这点它也上了ASPI的黑名单。玛依拉·买买提从2017年开始在这个学校做老师,她说自己的家就在附近,“这片区域原本是居民的平房区......这本来就是一个小学,现在也是。” 她说。

  难怪国际问题专家埃尔纳·唐恩(Einar Hans Tangen)在接受采访时说:

  我可以给你在全中国找到几十几百所职业学校是有校园围墙的。围墙上的铁丝网是为了防止外人进入,不是防止里面的人出去。你不能带着“中国是邪恶的”的想法来到中国,然后为了证明你的观点四处走。

  除此之外,也有不少国际上的媒体学者都纷纷指出ASPI的报告漏洞百出,根本经不起推敲。

  打假不易,记者一路艰辛又来到和田市的玉城幼儿园。BBC报道称这里的幼儿园孩子们“被迫只能说中文”。

  看了视频的大家都能听见这里既回荡着维吾尔语,也夹杂着中文。孩子们会自己主动在国语和维语两种语言中转换表达。就好像很多中国孩子从小就开始学习英语一样,多语言学习不仅能提高孩子智力,也能为孩子的将来提供更多发展机会。不知道BBC记者为什么戏这么多?

  针对BBC指控这里是“被关押者”子女的幼儿园,记者经过走访发现,孩子们的父母就在附近工作,每天都会接送他们上下学。

  许多记者总是跟我这样说,“编辑不喜欢正面的故事,因为这样的新闻没有吸引力,所以负面的要多得多”。

  试问这些炮制假新闻的记者们,这么渴望卖故事情节吸引眼球,为何不去专门做导演拍电影呢?那里有你施展“才华”的舞台。

  手段:热衷邀请“受压迫”的维吾尔族人,不对其发言进行事实核查,抓住一切机会树立“可怜人物典型”。

  早木热·达吾提是一位经常出现在外媒报道中的维吾尔族女性,她声称自己被关押在教培中心,父亲在被新疆政府关押期间去世。为此记者联系到早木热的家人,其中兄弟姐妹六个人,哥哥阿布都黑力·达吾提和早木热的关系最铁,他接受了采访。

  阿布都黑力给记者看了家里人的照片,说父亲并没有被关押过,去世时在医院,原因是心脏病,当时已经有84岁高龄。而对于妹妹,他说不知道为什么,妹妹明明没有去过教培中心,却要对外这样声称。

  阿布都黑力说,也许妹妹去了什么地方“被人忽悠了”,真相不得而知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西方媒体从未对这些所谓“受压迫”言论进行事实核查,甚至连想要核查的态度都没有,反而听风是雨,恨不得立刻东拼西凑出“人物故事”来混淆视听。

  打假暂告一段落。我们的记者在新疆待了许多天,采到了更多属于新疆人自己的故事,一些西方媒体不会去听、也不想去听的声音。

  在和田的一家服装厂,记者见到了吐送尼萨·艾力。她毕业于一家职业教育培训中心(外媒口中所谓的“拘留营”)。交流时她说自己是2017年8月参加培训的,回想起当时的时光,她说“我在里面学到了国语、法律法规知识,还有缝纫技术”。后来因为技术水平突出国语也优秀,她成了小组组长,所带领的小组产出的产品无论数量或质量都是最好的。

  采访中记者问到了一个大家都很关心的问题:“您觉得国语提高会影响您的文化身份吗?” 吐送尼萨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,她说:

  维语是我的母语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。我学国语就是多了一条路,我的宗教活动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。因为我对自己有要求,上班是上班,宗教活动就是宗教活动。两个都是分开的,不会掺和在一起。

  在新疆,还有很多像吐送尼萨这样同时拥抱职业机会和宗教自由的人。巴哈古丽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一开始,巴哈古丽的人生是不幸的。14岁时,她在没有领证的前提下,被迫成了村子里宗教极端分子的第七个妻子。时常被老公打成重伤的她感觉世界一片黑暗。后来她逃离了那个家,来到一家职业教育中心。在那里她学会了国语、法律知识和工作技能,她这才知道当初不领证结婚是违法的。

  然而,中国宗教去激进化的努力显然被西方媒体妖魔化了。在新疆,人们越来越担心维吾尔族的生活方式受到虚假报道的影响。

  抖音用户Haili915,本名布海力其木·肉孜,是新疆的一名社区工作者。去年七月,她去看孩子时,因为担心疫情,决定只和女儿隔着围栏见一小会儿面。但是这段视频在西方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,说它是“中国压迫新疆各族人民的证据”。

  很简单的妈妈想孩子的抖音视频,被搞成这样了,我很愤怒,很生气......我们都是很团结的。就是部分人为了引起这样的民族矛盾,故意炒作这样的视频,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坏的一件事。

  离开新疆的前一天,记者一行人去了喀什老城的一家茶馆。虽然天气非常寒冷,但屋里的音乐表演令人心潮澎湃,茶香和馕香也扑鼻而来,这些天的调查总算有了一个暖心的归途。

  新疆之行结束,使人念念不忘的不再是恶意满满的外媒负面报道,也不是旅途奔波的疲惫,而是新疆人民的美丽热情和对未来的憧憬。也许有人想把他们当做政治工具,但正直的新疆人民,决不惮向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
上一篇:腾越2-注册平台 首页
下一篇:九鼎娱乐-注册登录
相关文章推荐: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汇川娱乐 提供--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
友情链接: